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六四死難者家屬控告書全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檢察院:

我們作為1989年「六四」事件的受害人,請求最高人民檢察院對1989年6月發生在北京的政府命令軍隊大規模屠殺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嚴重流血事件立案偵查,追究參與這場屠殺事件最高決策、並對屠殺事件負有主要責任的原國務院總理李鵬的法律責任。

控告人:1989年「六四」事件部分受害人(簽署者名單附後)。
被控告人:原國務院總理、現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長李鵬。

控告事由:
1989年6月3日至4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首都北京發生了政府命令軍隊大規模屠殺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嚴重流血慘案,致使數以千計的民眾喪生、數以萬計的民眾致傷、致殘,這次流血慘案的主要責任者原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已去世),原國務院總理李鵬(現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原中國國家主席、軍委副主席楊尚昆(已去世),原北京市市長陳希同,原北京市市委書記李錫民。李鵬參與了這場在屠殺的最高層決策,而且是此一決策的直接執行者。由李鵬以國務院總理名義簽發的戒嚴令,直接導致了中國人民解放軍戒嚴部隊對首都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大規模屠殺。

1989年4、5月間發生在中國首都北京的有百萬學生、民眾參加的示威、請 願和抗議運動,是中國公民依據本國憲法和法律,依據聯合國憲章及聯合國有關公民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行使公民正當權利的行動。運動自始至終堅持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在整個運動過程中,首都學生和市民自覺維持了良好的社會秩序。示威民眾的唯一訴求,只是要求政府按民主和法治的程序,通過協商、對話的方式使雙方分歧在憲法和法律範圍內得到合理的解決。

此次示威事件發生後,政府方面置本國憲法和國際人權約法於不顧,斷然拒絕示威民眾的合理要求。4月26日,政府在毫無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的情況下,通過《人民日報》指稱學生、民眾和平示威為「動亂」,導致矛盾激化,學生被迫絕食抗議。5月19日,政府悍然調動數十萬配備有坦克、裝甲車和各種殺傷性武器的人民解放軍分多路進入北京市區,緊接顝20日以國務院總理名義簽發戒嚴令,宣布在首都部分地區實行戒嚴,致使事態急轉直下,不安和恐懼籠罩全城。但是,即使在如此嚴重的情勢下,首都居民仍然保持了鎮靜和克制,各界人士緊急呼籲人大常委會召開臨時會議,以求通過法程序解決分歧、平息事態。與此同時,首都民眾紛紛走上街頭、路口,耐心勸阻軍隊不要進城,不要向民眾動用武力。以後的事態表明,在戒嚴部隊奉命向學生、市民開槍之前, 學生、市民沒有採取任何暴力行動,更沒有發生政府所指稱的「反革命暴亂」。在戒嚴部隊奉命向學生、市民開槍之後,軍隊的殘忍和濫殺無辜激起了民眾有限的反抗,這是民眾在生命和自由遭到侵犯時行使正當防}的權利。

這次由政府一手製造的大規模屠殺事件是在首都居民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發生的。6月3日晚10時許,戒嚴部隊以黑夜為掩護、以坦克和裝甲車開路,從各個方向開赴天安門廣場,沿途一路掃射、追殺;所經之處,學生和民眾死傷慘重。當示威學生於4日凌晨列隊撤離天安門廣場時,軍隊又開動坦克從身後追趕輾壓,致使十多名學生當場喪生或輾成重傷。直至6月6日,政府仍未停止軍事行動,這二天僅在復興門外大街一帶就被打死三人、打傷三人,受傷者年齡最小的僅13歲。

以上事實,人證、物證俱在,我們作為「六四」大屠殺的死難者親屬和致傷、致殘的幸存者,作為那場暴行的見證人,在此向檢察院陳述如下事實:

據我們的不完全統計,在目前已找到155位死難者之中,僅學生就有62名,包括大學本科生和研究生51名,中學生和小學生11名。在這些死難者之中,年齡最小的僅9歲,最大的61歲。
又據我們對部分死難者死因的分類統計,其中:
有11位是在搶救傷員和搬運死者屍體時被搶殺的;
有9位是在居民區的胡同或街巷G被戒嚴部隊追殺的;
有6位是在居民樓的住家被戒嚴部隊射殺的;
有6位是在抗議軍隊的暴行時被打死的;
有5位是在現場拍照時被射殺的;
有3位是在撤離天安門廣場時被從身後開過來的坦克輾死的(另有死傷者多人不知下落,未統計在內)。

除上述情況之外,絕大多數死者是在戒嚴部隊開赴天安門的途中被機槍和衝鋒槍濫射致死的,或被坦克和裝甲車衝撞、輾壓致死的,其中有5名失蹤者至今下落不明。

經我們反覆查詢、核實,在目前已知的155位死難者和65位傷殘者中,無一人有任何暴力行為,他們均屬於那場屠殺事件的無辜受害者。
根據以上事實,我們認為,在1989年5、6月間北京地區未發生任何武裝叛亂或武裝暴動的情況下,政府當局調動數十萬軍隊對和平示威者實行武力鎮壓,對無辜的和平居民實行殘暴的殺害,其行為屬於政府權力和國家武裝力量的非法濫用。

按《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有關公民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之規定;按《聯合國憲章》重申之基本人權,人格尊嚴與價值;按《世界人權宣言》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等有關聯合國人權公約所確認的國際人權準則,即人人有權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此項權利應受法律保護,不得任 N剝奪,我們認為,政府當局在1989年6月大規模屠殺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行為,不僅嚴重違背了本國的憲法,違背了一個主權國家所應承擔的保護人類的國際義務,而且已由對人權和公民權的一貫侮蔑發展為反人道的暴行;其行為已構成對公民人身權利尤其是生命權利的故意侵犯和剝奪,就其造成後果之嚴重足以認定為犯罪。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章第十條、第十一條;第四章第一百三十條、第一百三十二條、第一百三十四條之規定,原國務院總理李鵬作為這場暴行的參與決策者和決策的直接執行者,應對這場大規模屠殺事件負主要責任,其行為應受到法律追究。

為此,我們鄭重請求最高人民檢察院對此次大規模屠殺事件立案偵察,並請求檢察院對此次事件的被告人李鵬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控告人:
丁子霖 張先玲 李雪文 周淑庄 徐 蘇冰嫻 杜東旭 宋秀玲 于清
郭麗英 蔣培坤 王范地 袁可志 段宏炳 尹敏 趙廷杰 錢普泰 吳定富
孫承康 楊世玉 鄺滌清 尤維潔 黃金平 賀田鳳 孟淑英 袁淑敏 劉梅花
謝京花 周淑珍 馬雪琴 鄺瑞榮 張豔秋 張樹森 楊大榕 劉秀臣 沈桂芳
謝京榮 孫寧 王國先 張俊生 袁長祿 王文華 金貞玉 孟金秀 要福榮
孫秀芝 孟淑珍 田淑珍 寇玉生 王桂榮 譚漢鳳 孫W堯 周燕 李桂英
徐寶豔 劉春林 狄孟奇 楊銀山 管}東 高婕 索秀女 劉淑琴 王培靖
王雙蘭 張震霞 祝枝弟 姚瑞生 劉天媛 潘木治 黃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張耀祖 包玉田 軋偉林 郝義傳 肖昌宜 任金寶 林景培 田維炎 楊志玉
齊國香 李顯遠 張彩鳳 王玉琴 韓淑香 曹長仙 方政 齊志勇 馮友祥
何興才 劉仁安 李淑娟 熊輝 韓國剛 石峰 周治剛 龐梅清 黃寧
王伯冬 張志強 趙金鎖 孔維真 劉保東 倪禹勤

一九九九年五月十五日

Page1 Page2 Page3 Page4